Welcome to Our Website

大起底:几天前四名夜闯上海的“日本鬼子”是什么人?

这是我们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对全体关心这件事情的人们,进行这次“四行仓库日军军服门”事件的汇报。

大家好,希望大家能抽出几分钟碎片时间,来看看这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起底这次四行仓库日军军服们的背后故事。

这是我们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对全体关心这件事情的人们,进行这次“四行仓库日军军服门”事件的汇报。

2017年8月7日下午,网友“上帝之鹰_5zn”同志在网络上闲逛的时候,发现了这样的一批照片:

在他发出微博之后不长时间,转发量即达到了6000多次,各种评论3000多条,引发了巨大的关注。但之后他的微博被删除,评论被清空。

大家纷纷转发、评论,交流看法,并对这四个人(以及拍摄者)提出了强烈的谴责。

(原图已经处理,我们在第一时间即获得了此张图片,一刻钟后被人流出至微博)

经过核对红圈的细节以及站位情况,我们不难发现这确实就是这四个人的正面图像。

我们不由得好奇起来。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在四行仓库这样一个中国人民不屈抗争的象征场所上演这样一出丑剧?

就是照片上这几个人偶尔为之?还是背后有更多的值得我们警醒的真相?经过进一步调查我们发现,恐怕事情并不是照片上显示出来的这么简单。

在这张照片上的人,基本都穿着了旧日军的军服。我们把照片给一位对军服比较有研究的朋友进行了识别,这些军服是侵华日军的海陆军军服、礼服(驻外武官)、防暑衣、开襟军服等。这是他们这个集体为了炫耀,或是为了向他们的朋友吹嘘而自己发布的图片。

这7个人的照片(应有8人),和这4个人的照片(应有5人)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这8个人和这5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他们为什么要做出这种行为来?他们做这种行为的目的是什么?

(已递交给国安部门的资料,所有信息均完整保留且无码,此为公开脱敏版本。)

我们带着前文的疑问,开始了对这些人的继续调查。经过了大量的查询,在大量热心网友支持下,我们对这些人,这个组织的大致情况,有了一些了解。

这个组织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单纯的军服活动组织,而是一个从组织建设、对外宣传、异论等各个方面,有系统性、严密性、组织性和“理论”依据的一个“小舰队”。

这次四行仓库拍摄活动的参与活动的主要人员分别是(自左到右): 李XX、李XX、东XX、胡XX、刘XX(拍摄者)

李XX,生日96年3月18日,四川乐山人。早年就读于XXX中,后就读于四川大学XX学院。有海外联系。

东XX,外企职员,有海外联系。遭公安部门调查后,声称要逃往美国,据其自称准备移民。

此外,未直接参与,但有直接联系,并有重要劣迹的还有杨XX,IDXXX(又有谐音IDXXX)。此人为乐山人,曾就读XXXX中。是破坏成都2015CD展的重要人物,与网络暴力团伙有联系。我们将在报告的第三部分对他和相关组织展开分析。

李XX,电话XXXXXXXXXXX,百度IDXXXXXX。四川大学XX学院财管专业(ACCA)学生,后转学日语,已经申请到早稻田大学留学,准备明年就读。网传其父为成飞高层。据其同学介绍,其人从小就很特立独行,上中学以后逐步思想变化,整日“天皇”、“帝国”“太君”不离口。平时尤其喜欢在QQ空间发类似的日本军服照片,向他人尤其是女同学进行炫耀。

目的是表明自己“很能”、“有本事”、“混得开”。 身边的男同学都很讨厌他(女同学完全无视)的这种行为,但为了维持同学关系,往往对他敷衍了事。身边人也都希望能有相关部门对他进行教育,不要再污染其他人的视线。目前正在接受公安和学校的双重调查。

东XX,电话XXXXXXXXXXX,QQXXXXXXXXXX(此号为小号),公司职员。此人是上述数人中唯一一个已经进入社会的社会人,是整个活动的核心人物和组织者,常以“皇国”自称,抬高身价。目前在北京工作,喜欢炫耀,爱听人叫自己“北京哥”。常以自己的“某某国外企职员”身份,向同圈的学生、青少年暗示自己是社会精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jqxbj.com/,水晶宫经常摆拍自己驾驶汽车和高消费的照片,以获取崇拜。

他去日本旅游过几次,都参拜了靖国神社,以此作为“资历”,反复对人炫耀鼓吹。早在事发之前多年就在日本推特上发过很多照片,与日本右翼人士进行互动(可能是在靖国神社相识)。事发之后此人开始删除推特内容,但被保留了一些痕迹。由于感受到外部的巨大舆论压力,他炮制了第一封所谓的“道歉信”,即微博ID为“四行仓库事件当事人”所发的第一条道歉微博。

(两次道歉均被批评之后,东XX已删除微博,但其所谓的道歉内容我们已经保存)

由于无法自圆其说,此道歉反而激起众多关注者的愤怒,不得不勉强改变态度,发了第二条道歉微博。他因为反复接到公安部门的电话,要求其上门配合调查,感觉风声太紧,便一边对小圈子的人声称准备移民,一边把推特定位改成美国,试图造成自己已经逃美的迹象。据掌握,目前还在他们那个小圈子活动,但范围大大缩小。

胡XX,有些网络消息误传为“胡XX”, 成都XXXX小学2013届毕业,现为XXXX国际学校学生。QQXXXXXXXXXX,常用IDXXXXXXX、XXX等。父胡XX,母钟XX。少年时期性格内向,不愿意与人交往。上中学后,逐步喜欢参加模联活动,扮演过日本国角色。他这次去上海的借口即为参与某模联活动。此人与李XX比较熟悉,两人在QQ上常有往来。此外,杨XX发布的图片中有很多都是此人,并称其为“友人A”,甚至有一次忘记将胡打码。

刘XX,绰号XXXXX,或XXX,宁波人,在上海读书,艺术生。有一定设计和动手能力,画画功底较好。他的主要工作是联络裁缝或者服装厂,对整个侵华日军军服进行制作,修改,但参加活动较少。他以生产外形接近侵华日军军服的北洋、民国道具军服为借口,下单生产没有标识的军服、军帽等服装。随后又利用自己的动手能力,额外手工增加各种饰品、配件、勋章(需另行购买)、绶带等,将其改造成为侵华日军各式军服。他的网店是一个比较主要但并不唯一的货源。他也是这次照片的拍摄者。

杨XX,电话号码XXXXXXXXXXX,网传红三代。其人又有IDXX、XX等,供其在不同的圈中活动使用,与网络所谓的左翼托派组织如“北XXXXX社”等有联系(已进行另外的调查)。他曾就读XXXX中学,后可能就读XXXX大学。他经常在网络上炫耀他手里的所谓“爷爷的勋章”,但经过同样有勋章知识,家里也藏有革命先辈勋章的北朝红三代网友的识别,所谓的“爷爷的勋章”颇有疑点,疑似是网络收购而来的翻新英雄勋章,或假勋章。

他以此来炫耀自己包装的“红三代”身份,为自己增加光环,获取崇拜。需要强调的他是,虽然他并没有参加这次在四行仓库的拍照活动,但他参与了拍照之外的聚餐和举旗歌咏等仪式性活动,且与其他相关事件有密切关系,后文我们将详细叙述。

这个小组织的活动,其核心人物和组织者为东XX(北京哥)。他以两个在日背景的不明人物(调查ING)为骨干,成立了自己的活动圈子。他还通过炫耀自己在靖国神社的经历,获得崇拜。通过这种方式挑选潜在的可能的人选,进行洗脑,。如不能接受他的观点和影响的,则利用自己掌握的对方的信息,进行人身威胁、辱骂,迫使对方不敢告发自己。他通过各种诱导、宣传方式,让这些人选购、穿戴侵华日军的相关服饰。然后在敏感时间引导至各敏感地点拍照,并在日本推特上发布照片,与右翼分子进行互动,对外宣传。

(图上为进行“百人斩”竞赛的侵华日军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右面人物造型与上图圈中人物大体一致)

目前我们已知的他组织的类似行为,在侵华日军华北驻屯军总司令部旧址(原段祺瑞政府执政府所在地)、侵华日军华东地区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旧址(对面即为日军海军医院旧址和日本海军军官俱乐部“慰安”所)、上海日租界“小东京”旧址等地,至少进行过三次。原本此人在杨XX的建议下,还计划在四川成都的建川博物馆(原大地主刘文彩庄园)也进行类似活动,因人流量较大等其他原因,虽有动议没有进行,计划最终被放弃。

其具体活动的模式,以此次四行仓库事件为例。他们是拜访了侵华日军华东地区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旧址,并在一个居酒屋进行了餐叙。在此过程中,还举行了仪式性活动。他们在餐后,特意关门打出旭日旗(日本军国主义象征物之一)来,并一同歌唱了《雪之行军》、《拔刀队》等多首日本军歌。

(这是从其他渠道获得的他们PS过的组合图片,图上粘贴人物疑似活动人员,背景为日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实境)

这个进行宣传和发动的小组织,其核心人物和组织者东XX(北京哥),有一个经过长期经营形成的利益链条。

他通过刘XX(以及其他人)生产制作相关的服装,饰品,为自己的销售提供货源。掌握货源后,再通过军服圈内有名的网红“XXX”进行宣传,然后高价售出。有时候,刘XX也会直接在“XXX”那里做广告,进行销售行为。但总体来说,是以东XX为核心进行流通活动组织的。

除广告渠道以外,他们还通过网店“XXXXX”等网络店面(淘宝链接:XXXXXX)这个渠道,面对全国进行网络销售。在该店中,以所谓“精密复刻北洋将校服”、“精密复刻民国将校服”“精密复刻民国海军夏服”等名称进行遮掩,实际售卖无明确标识的侵华日军军服,并通过额外交易的方式,“赠送”相关的标识、勋带、装饰条、资历条等配件,组成完整的侵华日军各种军服。

前文所提的来自四川的三人,大多是通过这条渠道,并辅助通过其他一些渠道,逐步积累获得了比较全面、整齐的服装、装饰品,为他们的类似行为准备道具的。

我们所找到的这一批人,包括没有去现场参与拍照的XX和另外两个人,很明显属于一个有一定组织目的,有一定行为模式,有一定利益关系的旧日军军服活动的“小舰队”。与其他那些单纯搜集、欣赏军服的玩家不同的是,他们不仅仅于热衷收藏、购买侵华日军军服,他们还利用这些收藏和购买鉴赏的行为作为掩护,煽动和组织无知学生、青少年,有意识地在敏感地区(有日本租界的地区),敏感地点(主要在各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敏感时间(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等),进行政治性与意识形态色彩浓重地、扮演侵华日军的仪式和活动。还半公开的宣称,是自己编制的“剧本”,从而获得感情上的完全代入和满足。

同时,他们的组织者,还反复将类似的行为,在日本推特向日本右翼人士进行展示、夸耀,并进行互动,以获得对方的赞赏、支持,谋取不明的利益。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他们的这种行为,与我们通常所能看到的抗日题材影视剧的拍摄和播出,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我们知道,在这个举国欢腾,一致迎接即将召开的某重大会议的时刻,举行这种活动,是无异于对我国安定团结的局面进行公开挑衅的。其用心是歹毒的,用意是险恶的,是我们不得不警惕的!他们的这种行为,如不进行约束和严惩,是非常容易扩大范围,并逐步出现模仿者、仿效者的,是我们必须警醒的!

更有甚者,他们的组织者还勾引、诱导性格较内向,渴望被关注的青少年,或其他单纯对军服有兴趣而没有政治倾向的青少年,进行日本军国主义历史的洗脑、宣贯,诱导对方接受“你国”、“皇国”、“太君”等概念,并在生活中实际使用,以达到其培养扩大活动份子组成的目的,从而作为向境外进行邀功的资本。

而一旦有人识破他们的伎俩,或者感情上无法接受他的洗脑,有向公安机关或者学校老师举报其相关行为的可能。他们就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对方的个人信息,以“告诉家长”、“带人打你”等方式进行威胁、警告和精神挟持。

他们充分利用了青少年不谙世事,社会经验较少的特点,从而多管齐下,又威胁控制,又精神灌输,进行精神控制和压迫,气焰非常嚣张。他们这个圈子中,除固定支持他的两个在日背景的铁杆支持者以外,有些人客观上已经不愿意与其来往,或者害怕与其来往。但由于被人掌握个人信息甚多,自己求助无门,无人关注,又怕被打击报复,因此不得不表面上引赞、唱和,在圈子舆论中加以协助。

那么,朋友们,这是不是我们掌握和了解的他们的一系列活动的全貌呢?显然不是,这仅仅是他们这个小组织,小圈子,“小舰队”在舆论宣传、人员培养、货源组织、利益构建上的侧面而已。他们用通过暴力行为来“异论”的“行动队”,尚还没有进入我们的视野,没有被我们所关注到。

那么,他们是不是只在“宣传队”或者他们的宣传组织部分采取这种策略,进行这种行为的呢?

接下来,我们就向大家分析他们的这个“行动队”的组织方式、行为模式和具体案例了。我们可以由此看出,他们的这种行动,是有体系的、系统化的行为,绝不会是偶然的、单独的行为,而是有目的和策划地进行公然挑衅的,是与2015年侯聚森事件,一脉相承的。(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